Menu

一线丨康洪雷:《陆战之王》是年轻人的作品 坚持自我不拍IP剧

《陆战之王》是一部反映当代坦克兵生活的军旅题材作品,讲述了95后新兵张能量(陈晓 饰演)和黄晓萌(张亚钦 饰演)进入部队后遇到老兵班长牛努力(王雷 饰演)和特种兵杨俊宇(吴樾 饰演),新兵和老兵在一次次的观念碰撞中,不断经受磨砺、收获成长,最终成为新时代坦克兵的故事。

腾讯新闻《一线》报道 作者:耿飏

由陈晓、王雷主演的军旅题材电视剧《陆战之王》从8月26日起正式播出。当观众们看到“军旅题材”和“康洪雷”这两个名字一同出现的时候,对于剧集自然多了一份期待。

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、《士兵突击》、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等一系列作品是一代观众的荧屏记忆,也让康洪雷导演的作品成为了品质保证。不过,在2014年推出了《二炮手》之后,康洪雷则一直在舆论的关注视线之外。在青岛举行的“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”启动仪式期间,《一线》作者见到了康洪雷导演。

采访安排在紧张的日程中,康洪雷刚刚结束彩排,风尘仆仆走进采访间,身上的T恤上留着汗水湿透后留下的斑迹。说起新剧《陆战之王》,他的语气一下子提升了起来,充满热情。实际上,这次他担任总导演,更多的是承担资源协调等工作,剧集的导演是他的徒弟张寒冰。张寒冰出身康洪雷的剧组,从场记开始,一步步成长为今天有能力独立执导作品的行业新生力量。

《陆战之王》是一部反映当代坦克兵生活的军旅题材作品,讲述了95后新兵张能量(陈晓 饰演)和黄晓萌(张亚钦 饰演)进入部队后遇到老兵班长牛努力(王雷 饰演)和特种兵杨俊宇(吴樾 饰演),新兵和老兵在一次次的观念碰撞中,不断经受磨砺、收获成长,最终成为新时代坦克兵的故事。

故事的来源和戏剧矛盾并非来自想象,而是来自导演张寒冰在部队采风时候的见闻。他发现,随着时代的变化,如今新一代士兵的素质和性格与过去发生了很大变化。“许三多”式的角色也需要发生变化。

康洪雷则把更多的心血投入在了《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》这部民族题材的青春史诗剧上。作为内蒙籍导演,这是康洪雷从事影视行业工作三十余年首次拍摄家乡题材作品,该剧不仅加入了康洪雷个人的经历,更凝聚了他对家乡、对时代的深厚情怀,演员阵容也云集了内蒙籍的著名演员,像老艺术家斯琴高娃、涂们、还有新生代的演员阿云嘎都参与出演。该剧也即将在近期正式定档播出

这部作品也是康洪雷在市场热潮中坚持自我的选择与结果。在市场热捧大IP剧、玄幻题材的时候,他选择“退而求此次”,退居二线充实自己。“我始终认为作品是有感而来的东西,它并不是说像计划而来的东西。从一个公司来讲是有计划,但是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讲是有感而来的。但是,我从第一个戏,从99年第一部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,到现在的《父亲的草原,母亲的河》,全是有感而来。”

当然,他对于军旅题材依然热爱不减,但是他希望《陆战之王》能让青年导演独立成长。“就像过去教我的师父一样,是他们一步一步把我带到今天的成绩,那么我也希望年轻人,也能一步一步跳出‘康洪雷’的光环,自己在世界上驰骋。我也可以说,那是我徒弟,多骄傲!”

《陆战之王》扶持青年导演 如今的士兵早已不是“许三多”

腾讯《一线》:观众一直非常喜欢你的军旅戏,这次很多观众很期待《陆战之王》。作为总导演,你具体参与了哪些工作呢?

康洪雷:《陆战之王》是我的徒弟张寒冰执导的。现在青年人想独立指导很困难,那么我们就有义务,也有责任去帮助他。当这个项目在形成的时候,我们就和投资人在一块协商,让张寒冰全权去拍摄制作。我的作用就是在剧本的军事高度,文学厚度上进行把握,帮助进行演员的筛选,开拍之前到现场鼓个劲,打个气。

腾讯《一线》:剧集一开始,空投坦克的场景很出乎大家的意料,这是如何考虑的呢?

康洪雷:我们剧本方面有很多的构思,包括设想。因为我们拍的不是很遥远的战争。空投坦克是在中俄军演有相应的根据(注:2018年中俄军演时尝试过步兵战车载人空投)那么,在未来战争当中这是可以实现的。所以我们就设计了这样一个桥段。

腾讯《一线》:说到演员筛选上,大家很好奇陈晓的加盟,是怎么挑选他来出演张能量的呢?

康洪雷:许三多也好,包括最早的石光荣也好,他们都带有中国传统的色彩和基因。但是《陆战之王》不一样了,首先这是一个技术兵种的故事,更是今天的一个故事。其二,今天现在当兵的已经是00后了,他们的个性已经大大不同以往的兵源了。他们有深刻的个性,他们对科技有着得天独厚的认同和理解。

而且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,他们是对周边,对事物的对与错他是有自己看法的。不会像许三多似的,我不管对与错我都会服从。再一个,现在的孩子们,从小就会玩手机,都不用你教。张能量看似不爱吱声,但是个性很强。陈晓身上就有这个劲,他的性格跟角色里面的人有很接近的东西,所以选他我觉得特别合适。

腾讯《一线》:就像剧中牛努力觉得现在年轻的兵不好带,年轻的演员也会有很多自己的想法。你觉得和有个性的年轻演员合作是什么样的呢?

康洪雷:我觉得这是特别好的事情。因为年轻人有知识,比如说现在要拍一个有科技含量的题材,比如和游戏方面有关的,他们就是专家。反而威胁是我们自己。我们可能担心跟不上脚步。所以,我们经常会拿年轻人作为一面镜子,不断回去修正过去所谓沾沾自喜,有话语权的那一部分,你会回视它。

当然有一些东西是不能改变的,比如说要创作出充满正能量的作品,但是在一些技术层面上,在一些桥段上,你要向今天的年轻人,互联网时代迈进。所以我跟剧组和青年人沟通的时候,我没有障碍,没有障碍,唯一的感觉就是赶紧跟上,要回去学习,就是这个道理。

腾讯《一线》:相对于过去主旋律作品的规范化,概念化,今年展映作品中题材也越来越多,越来越丰富。作为电视创作者,你是怎么理解这种变化的呢?

康洪雷:我觉得主旋律就是主流的产品,主流的声音和主流的文化。任何的题材,你都要用影像的方式讲给大家听,那么你的故事必须是精彩的,你的人物必须是丰富的。同时讲一个故事,有的人讲的是稀汤寡水,毫无魅力,有人讲的是神采飞扬,那是什么问题?同样的题材,那是讲故事人的能力问题。所以,提高自己的讲故事的能力,提高自己对作品结构的方式能力是我们每天的常修课。人物和故事做好,我觉得什么样的题材都会有人去看。

腾讯《一线》:通过《陆战之王》让青年导演成长也是你的初衷之一吗?

康洪雷:现在青年导演能像我们当年那样独立当导演,确实难多了。没有几个人敢拿着钱,真金白银,让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去使用,这是大家能理解的事情。我们都从年轻时候走过来的。我们知道年轻时候的艰难,我们现在走到这一天,有了话语权,甚至有了影响力的时候,我们就有责任,甚至有义务帮助那些有潜在能力的青年导演们,让他们能走到独立完成的那一步上去。

包括我们《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》,也是青年导演独立执导了整个北部草原的戏份。我觉得这是好事,因为他们身上的潜力和他们身上的才学,有的时候甚至是我们都不具备的。行业的发展要靠这些青年人,我们可以就要帮着推一把。

新戏讲述家乡故事 在行业热潮中坚持自我

腾讯《一线》:《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》是家乡题材的作品,在这样一个生命阶段选择创作这样一部作品呢?

康洪雷:并不是说我们有意要选择,而是我50多年生在内蒙古,长在内蒙古,自然产生的一个作品。我觉得他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东西。这里面每一个章节,每一个人物,都有生活来源。每一个桥段都有生活的出处,他是我在成长当中所见过,所听到,所感受,甚至所经历的点点滴滴。

你随着年龄的增长,你在外打拼,你总觉得没为家乡做点什么,多了一份亏欠之感,。这种亏欠之感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浓,越来越清晰。

于是就有了《父亲的草原,母亲的河》,他跟我最早创作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的状态很像。这部戏一点点,从你心底里淌出来,静静地,缓缓地淌出来。

比如蒙古族的一个特点“行在前,话在后。”这是我们多么需要学习的品质。尤其是在当下,你会经常听到有人喋喋不休,但是他说的和做的一点都不一样。

腾讯《一线》:这次的演员阵容几乎云集了内蒙古籍的演员,阿云嘎也在其中。

康洪雷:对。阿云嘎也通过这个戏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和平台。演员们都表现得很优秀,把他们自身魅力和自身的特点在这个戏里展示的很好,还有老艺术家们,涂门、斯琴高娃等。

腾讯《一线》:能拍摄这样的题材当下是不是格外难得。

康洪雷:肯定是啊,并不是每天都可以做这样的东西,所以做一部大家都很珍惜。

腾讯《一线》:前几年行业中拍古装剧,大IP剧的时候,你有过什么样的考虑和权衡呢?

康洪雷:一个是我一直在坚持自己,你总得做你熟悉的,你能控制了的东西。再一个,艺术,我觉得创作是自由的,它是需要你有个性的。妥协是相对的,你不能完全妥协,否则你艺术没有个性,没有生命。我们其实每天都在为投资人着想,因为我们知道,投资人的真金白银是不容易的,投给你是给你巨大的相信,我们真的要对他负责。

那么跟投资人产生一些分歧的时候,与其让人家不高兴,我不如自己先退而求其次吧,所以我拒绝了很多戏。我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读书,我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充实我自己。

但是这几年我没有一天停下来,只是没有像大家说,在前面冲着,拍出一部又一部的作品。我们在大量准备剧本,在充实自己,上学,阅读。其实,我老觉得这样比拍摄都忙,拍戏对我来说是最单纯的一件事情,是极其愉快的事情。

因为作品我始终认为它是有感而来的东西,它并不是说像计划而来的东西。当然从一个公司来讲是有计划,但是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讲是有感而来的。但是,我从第一个戏,从99年第一部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,到现在的《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》,全是有感而来。这个戏我们做了整整五年。

腾讯《一线》:影视行业这一两年不仅不相信年轻人,也不相信某些题材,押宝明星和IP。在你看来,如今这股风潮过去了吗?

康洪雷:这是一个特别正常的过程。我们中国电影电视经过了前十年,甚至十五年的摸索,其实目的只有——不管是IP也好,流量也好,数据也好,就是在找市场的规律。这种规律性在哪?我相信是每一个有识之士都在寻找的。

当然这里面也有浑水摸鱼的?但是大量的人是在这样的市场上摸索,所以有了那么多IP剧,有了那么流量剧,它们也给行业教训,给行业经验。大家经历了很多,实验了很多发现,原来影视这样一个特殊产品,它的核心依然是内容。依然是创作人员的综合素质,依然是团队整体的实力,所以现在又回归了内容为王,人物为王。

腾讯《一线》:大家依然非常期待你再拍军旅题材,你觉得会再什么时候再有感而发?

康洪雷:军事题材肯定是我最爱的。而且今天无论是我们国内的军事变革,和世界的军事变革真是突飞猛进,再做军事题材,不再是战壕,刺刀了,它一定是更高的平台。而且你要让观众们看到军人的形象,拍什么年纪轻轻的,帅帅的,在军营里面谈恋爱,开着跑车出入军营,我绝对不拍这些东西。

我经常跟创作者讲,不是说军人不能谈恋爱,军人是更有权利谈恋爱,因为他们远离自己的家乡保卫着祖国,他们更有权利谈恋爱。但是我认为,所有的题材都可以涉猎爱情故事,唯独军事题材少一点为妙,少一点可能让大家更尊重这样一个特殊职业的青年人们,我是这么想的。

腾讯《一线》:观众也不太喜欢在军旅题材当中看到太多的爱情戏份。

康洪雷:在基层部队是没有这样现象的。基层连队野战军哪有女孩子?很多守卫哨位和战位上也是没有女性的。边疆哨岗怎么会有女兵?本身就是非常令你非常崇敬他的牺牲精神,结果你非要给他来一段爱情,没法来,谁看了都不信,因为没有。

腾讯《一线》:《陆战之王》让徒弟独立完成,做师父的怎么平衡呢?

康洪雷:张寒冰跟了我这么多年,从场记开始,一路跟着我,从《士兵突击》到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经历了这么多,他又有这样的才气,你要让。比如说,我去不去现场,你要考虑你去了以后人家怎么办?我有过到了现场,拍完了,他回头看我,我赶紧扭头不看他。

我明白他看我干嘛——“师父,过不过?”。不合适,那我就不去,全部交给他,全部由他来,权力交给他。你说分歧有没有,肯定会有。像我喜欢从人物出发,现在青年导演喜欢桥段,喜欢情节,情节在先,在情节发生之后人物的反应去建构人物。

好与坏不是我们说得算的,交给观众来评判。当然我很希望他青出于蓝胜于蓝,就像过去教我的师父们一样,我知道是他们一步一步把我带到今天的,那么我也希望,我们这些年轻人,也一步一步跳出康洪雷的光环,自己在世界上驰骋。我也可以说,那是我徒弟!多骄傲。